哇ahatin

crazy.

你看外面是不是粉色的云?

17/12/31天超级阴的分界洲岛

望向哪又看到了什么?

高考
终究还是来了

偌大的公共教室
有些勉强的讲座
只记得它说
你真的够努力么
我说
不够